如此“變廢為寶”堪憂 ——對合肥建筑垃圾處置的調查

2019-11-09 13:59:52 來源:中國建材報

  ■本報調查組

  建筑垃圾處置不當會給社會和自然帶來人們無法預計的危害,當前隨著每年建筑垃圾數量的激增,這種危害越來越明顯。然而當下人們常規的建筑垃圾處理方式則是有著無窮隱患,更主要的是不少地方政府和人們并沒有完全認識到這一點,甚至這些不當的方式仍然是建筑垃圾處置的主流。
  為了全面厘清我國建筑垃圾產生的現狀、資源化處理工作中遇到的困難和問題,給垃圾資源化企業提供決策與發展的可參考依據,本報將派出多路記者,趕赴北京、天津、上海,重慶等全國有代表性的城市進行實地調研,并通過采訪地方主管部門、行業協會、科研機構,了解當地建筑垃圾現狀,并通過采訪相關專家、召開研討會等方式為當前我國建筑垃圾資源化發展提出發展思路和建議,并在《建筑垃圾資源化周刊》以“新聞調查·聚焦大中城市建筑垃圾現狀”為欄題,不定期刊發。今天我們刊登記者在安徽省合肥市的新聞調查,敬請關注。
  在業內,“垃圾只是放錯地方的資源”已經成為普遍的認知,但是資源“一旦放錯地方”,資源的危害就難以估量。有專家曾歷述其七宗罪狀:可釋放幾十種有毒物質;侵占土地、污染土壤;誘發霧霾;污染水體;污染大氣;安全隱患;影響市容和環境衛生。那么國內大中城市的建筑垃圾是如何處理的?
  11月13日,記者在安徽省合肥市對建筑垃圾進行了實地調查采訪。
  建筑垃圾自行出售,現場人員“三緘其口”
  “城區有沒有建筑垃圾堆放的地方。”對一個城市表象的了解,莫過于城市之中的的哥。坐上出租車,記者開始與司機攀談。
  “前些年,到處都在拆遷。這兩年拆遷的少了,建筑垃圾也少了。”司機回答。
  “我們想在合肥搞一個建筑垃圾處理廠,您能否帶我們看看,摸摸合肥建筑垃圾的底兒。”為了取得司機的信任,記者“喬裝”成專門搞建筑垃圾的“老總”。
  在司機的帶領下,記者來到合肥市東二環與南二環交叉處,郎溪路的一個拆遷現場。在現場,記者看到,一臺挖掘機正在拆除剩余不多的房子,一輛運輸車在拆遷門口處停放著。見記者進來,一個五六十歲的男子走過來。記者謊說是做建筑垃圾生意的,與其交談,表明想處理這些建筑垃圾。
  “我一車能賣1000多元,而且拆除了馬上就有人買走。你能給我們多少錢?”對方反問記者。當記者拿出手機說要拍照留個資料時,對方很警覺地告訴記者:“這里不允許拍照。”隨后迅速地離開。當記者再次接近他時,他擺手示意:“我沒啥可說的。”在現場的一個公示牌上,記者得知,被拆遷的是某部隊的營院庫區。
  在鄰近的拆遷現場記者看到,還有部分樓房沒有拆遷,被拆遷的建筑垃圾大部分已經被清理,但地面上留下了很多沒有清理鋼筋斷頭。
  在現場記者看到,一個拾荒人正在拾垃圾,記者走上去打招呼,對方回避著不愿意多說,當記者問起是否是本地人時,對方搖搖頭沒有回答。當記者問每天能夠拾多少時。對方回答:“我沒有工具,只靠手撿,沒多少,很多人有工具,每天能撿很多”。他隨后告訴記者,這些建筑垃圾都被人承包了,所以來撿拾的時候不愿多說話,怕承包人知道了不愿意。
  在蒙城北路與北二環交叉口、“格林豪泰”酒店對面的拆遷現場記者看到,垃圾基本被清理,只剩下一堆堆、彎曲的,且上面還帶有水泥的鋼筋堆放在現場。見記者進來,在現場停放的車上下來一個人,當記者問這些鋼筋是否是拆遷下來的“廢料”,有沒有建筑垃圾要出售時,對方沒有回答,并迅速又鉆進了汽車。
  建筑垃圾成“搶手貨”,拆遷現場已賣“近百萬”
  在汲橋新村拆遷現場,記者看到,新村已大部分拆除,只剩下包括一個超市和一個診所等為數不多的房子尚未拆除。現場雖然經過了清理,但是依舊是垃圾滿地,而且建筑垃圾與生活垃圾混合。
  在路旁,一棟即將拆遷房子上,記者看到了“廬陽區拆除施工揚塵污染防治公示牌”,牌上的內容顯示,項目名稱為“汲橋新村拆除工程”,施工時間為:2015年12月6日~2016年5月6日。
  正在記者對垃圾現場實地拍照時,一輛卡車從記者身邊經過。記者看到,上面裝了滿滿一車建筑垃圾。繼續向北前行,記者看見了另外兩輛貨車,其中一輛貨車已經裝滿垃圾,而另外一輛車剛剛駛來。
  車輛附近,坐著見兩位上年紀的老人。他們是負責看守拆遷現場的。據其中的一位老人介紹,停放在那里的兩輛車都是來運輸建筑垃圾的。
  “是運到哪里去?”記者問。
  “賣給了別人,300元一車,具體運輸到哪里,不知道。”老人回答。
  “賣了多少車呢?”記者追問。
  “3000多車了。”老人怕記者聽不懂方言,向記者伸出了三個手指。
  “應該是運到施工現場,他們用這些建筑垃圾鋪施工工地的道路。”另外一位老人告訴記者。正在說著,兩位衣著得體的兩年輕人突然過來,問記者是做什么的,當記者比較專業的說起建筑垃圾應該要分類處理的時候,兩年輕人悄然離開。
  說話間,剛才停放的建筑垃圾貨車已經發動,為了弄清垃圾運輸到哪里,記者迅速坐上出租車,準備跟隨垃圾車探個究竟。
  在路上,記者看到,兩輛車后面的牌照已經被污泥掩蓋,無法辨認號碼。在駛出拆遷現場不久,兩輛車中一輛向東駛去,一輛向北,記者選擇了向北的貨車跟隨。
  在跟隨十幾公里之后,貨車似乎有所察覺,突然把車停下來,當我們反身回來時,已經不見貨車蹤影。出租車司機告訴記者,附近新開發樓盤較多,垃圾車將建筑垃圾應該是送到了建筑工地。
  在附近“邵湖城”樓盤大廣告牌對面,記者看到一個工廠內有成堆的建筑垃圾,以為是一個建筑垃圾處理廠,便想進去看看。這時一個中年男子迎面走出來,當記者問,這個工廠是不是處理建筑垃圾的工廠。對方立馬來了興趣:“你是要出售建筑垃圾嗎?你有多少建筑垃圾?我可以高價收購。”
  政府相關文件連續出臺,建筑垃圾管理應落實到位
  對于建筑垃圾的治理,合肥市的相關政府和部門也一直在努力。
  資料表明,早在2009年9月30日,合肥市人民政府第43次常務會議就審議通過了《合肥市建筑垃圾管理辦法》,并于2010年2月1日起施行。《辦法》對市區建筑垃圾的傾倒、運輸、中轉、回填、消納、利用等處置活動都有明文的規定。其中,對建筑垃圾運輸規定包括“實行密閉化運輸,不得遺撒、泄漏”。而記者采訪時,所見到的運輸建筑垃圾的車多是把建筑垃圾蓋上,并未做到密閉化運輸。
  2015年10月19日,合肥市城市管理局又發布了《合肥市零星建筑垃圾運輸管理辦法(試行)》,專門對市區建成區內零星建筑垃圾的傾倒、運輸、中轉、回填、消納、利用等處置活動作出了明文規定。
  為進一步規范城市建筑垃圾管理,提高立法工作質量與水平,今年8月23日,合肥市政府法制辦對《合肥市建筑垃圾管理辦法(修改草案征求意見稿)》(以下簡稱“意見稿”)公開征求社會各界意見。《征求意見稿》要求,因工程建設等原因產生建筑垃圾的建設單位應當在工程開工前15日內,向市城市管理行政主管部門申請辦理建筑垃圾處置核準手續。隨后,建設單位、施工單位與運輸單位還要在建設工程開工前,與區城市管理行政主管部門簽訂建筑垃圾處置交通安全衛生管理責任狀,就遵守道路交通安全和市容環境衛生等管理規定作出承諾,并明確相關責任。《征求意見稿》中也明確規定,任何單位和個人不得擅自設立建筑垃圾消納場所和臨時建筑垃圾中轉場所。
  合肥市關于建筑垃圾處理的法律法規相對很多地方行動較早,也比較健全。建筑垃圾被公然出售,顯然違背了當地政府出臺政策和法規的初衷,希望當地有關部門加大監管力度,讓建筑垃圾的處理回到正常的軌道上來。
北京28预测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