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智慧洪流”涌入城市

2019-11-09 13:59:52 來源:中國建材報
  本報記者畢德鵬

  如今,一個新的概念正在悄然而至,大到城市的空間布局和產業規劃,小到個人的生活作息和工作方式都將因為這個概念而發生變化,從而深刻影響著人們熟悉的城市生活,這個概念就是智慧城市。

  有數據顯示,目前我國95%的副省級以上城市、76%的地級以上城市,總計約500多個城市提出擬建或已著手在建智慧城市,我國目前已初具智慧城市雛形。當前智慧城市建設涉及的領域廣泛,既包括信息環境、產業發展、信息網絡、智能制造、交通與物流,也包括城市環境、智能城市醫療和城市安全等方面。

  從2014年,八部委聯合發布《關于印發促進智慧城市健康發展的指導意見的通知》至今,兩年多的時間,智慧城市建設已遍布全國,如此快的推進速度,讓人們措手不及間被卷入這場“智慧洪流”。

  “城市病”終結者

  2008年11月,IBM公司的“智能地球”理念引發轟動,“智慧城市”的想法也第一次在全球走俏,隨后便被各個國家視為解決“城市病”的良方。

  對于很多人口膨脹的大城市來說,改造都迫在眉睫。據統計,目前全世界54%的人口居住在城市,這一比例將在2050年上升至66%。除了經濟的騰飛,城市化發展也帶來的一系列問題,環境污染、公共服務不足、交通堵塞都是當前困擾全球的“大城市病”。

  自我國城鎮化率突破50%以來,城市人口不斷膨脹,可持續城鎮化和城市面臨的嚴峻資源環境、交通壓力等問題,都要求城市建設模式迅速轉型。

  過去城鎮化的發展模式受地方政府和企業家的雙重推動,房地產商要發展,導致房地產過熱,出現嚴重的結構性過剩。這也讓圍繞房地產的整個實體經濟發生了一些變化,甚至影響整體經濟下滑,所以轉型期的城市的發展對我們來講更為重要。

  有專家介紹,以北京西城區為例,目前北京西城區各類公共停車位數量是16萬,但西城區汽車保有則達52萬輛,如果沒有智慧出行,沒有科技化管理的手段,擁堵就成為必然。一個可以采用的手段就是,開辟專門土地修建立體停車樓,用大數據和互聯網技術提高停車設施使用效率;另外,采用智慧交通技術推進智慧出行,比如,通過互聯網手段,將大數據分析的交通擁堵狀況發送到每個人的手機和終端,提醒人們減少私家車使用頻率,合理安排出行。

  “智慧城市”并非一個復雜的概念,“智慧城市”是指通過互聯網、物聯網、云計算、大數據和網格化管理等技術的創新應用,實現深層次信息共享和業務協同,促進城市規劃、建設、管理和公共服務的精準化、智能化、便捷化和高效率,進而提升城市綜合發展能力,安全與服務水平的城市發展新形態。簡單地說,就是通過信息共享和連接,提高大家在城市中的生活品質和質量。它更多地體現在線上、線下的完美結合,通過互聯網與城市中各行各業的結合緩解“大城市病”、提高當地居民的生活質量,同時大幅度增加就業。

  2009年,迪比克市與IBM合作建立第一個美國的智慧城市,將一個擁有6萬居民的社區與城市的公共資源結合起來。低流量的傳感技術可以對各家各戶的水、電、油、交通實行實時監測,每當浪費或泄漏出現便會在第一時間發出警報。除此之外,新加坡、韓國以及以低碳排著稱的丹麥哥本哈根在智慧城市的發展上均取得了不錯的成績。

  城市的“智慧”基建

  以人為本,需求導向正是“智慧城市”的最終目的。通過發展“智慧城市”充分利用新一代信息技術,以整合、系統的方式管理城市運行,讓城市中各個功能彼此協調運作,從而對各種需求做出智能響應,為城市中的企業提供優質發展空間,為市民提供更高的生活品質,這是智慧城市存在的意義。

  既然智慧城市可扮演“城市病”終結者的角色,一座城市如何引進“智慧”呢?這涉及到智慧城市建設的基礎問題。

  隨著人類社會的不斷發展,智能化的城市部件構成了智慧城市的“神經末梢”,城市的房屋、交通設施、電力設施、通信設施、地下管道等城市基礎設施,以及汽車、手機、工具等城市基礎零件,通過裝備芯片、傳感器、RFID等技術,實現物體“智能”化,建立局部的城市物聯網。

  基于互聯互通的信息網絡,構成了智慧城市的“神經網絡”。這其中包括新一代光纖寬帶網絡貫通城市和鄉村,移動寬帶網絡覆蓋城鄉每個區域,所有城市部件被賦予IPV6的地址,通過傳感器網絡和物聯網接入通信網、有線電視網絡和互聯網。

  而基于云計算的城市新型業務應用平臺,則構成了智慧城市的“中樞系統”。城市數據中心通過虛擬化技術實現基礎設施的公共服務,城市各種計算平臺、各個行業的應用通過云計算平臺來提供隨需而變的服務。云計算平臺將成為21世紀先進城市的基本業務平臺,智能物體構成云端,互聯網構成云計算的網絡基礎設施,虛擬化的數據資源池構成了云計算的共享基礎設施,業務流程、應用和服務都基于云計算平臺以服務的方式提供,如政務云、商務云、醫療云、教育云等。

  城市的海量數據,它構成了智慧城市的“血液和養料”。城市各個業務系統產生了大量數據、信息和知識,包括城市空間、人口、法人、經濟、金融、文化等基礎數據,這些數據之間又相互關聯,構成了城市海量數據、信息和知識資源庫。

  僅是“硬件”發達,還遠遠不夠,推動智慧城市建設還要有一批知識型的勞動者,它構成了智慧城市的“細胞和生命元”。城市的勞動者是用知識和信息技術武裝的智力勞動者,這些勞動者通過信息網絡構成一個個知識網絡,他們與云計算和物聯網平臺上的智能代理來協作完成城市的各種復雜工作。城市智力勞動者通過相互協作關系所建立起來的社會組織結構是扁平化的、基于社交網絡進行協作的、學習型的、快速反應的智慧型組織。這些組織體現為智慧企業、智慧政府、智慧社區等。

  這些就是城市跨越“智慧”門坎的通行證,構成了智慧城市建設的基礎要件,但僅僅握著這張通行證,只能證明一個城市的基礎條件很好,而在建設智慧城市上,還面臨著諸多問題和挑戰。

  通向“智慧”的荊棘之路

  我國提出“智慧城市”概念已經經歷了相當長的一段時期。國家新型智慧城市建設部級協調辦相關負責人認為,多年來智慧城市建設呈現高投入、高技術,同時低效能、低獲得感的特點。

  也有人認為,過去一段時間,不少地方在智慧城市的認識上走錯了路,發展的是“假的智慧城市”。從近年來各試點城市的實踐來看,部分專家認為一些“智慧城市”不能解決任何一種城市病,有的是被IT企業“綁架”,成為企業推銷產品的渠道;有的是被政府部門“綁架”,部門間形成信息孤島互不往來;還有些地方的“智能城市”從規劃上就是錯的。

  有數據顯示,截至2015年,國內在建的智慧城市數量已經達到386個,智慧城市目前也已經正式從原先的概念探索進入了實質建設階段。相關研究機構更是預測稱,未來十年,伴隨著信息技術的發展與政策的大力推動,智慧城市建設領域的投資將超過萬億。

  智慧城市是中國城市發展的大機遇、大戰略、大方向,建設發展方興未艾。所以,從絕對意義上說,在很長時間內,中國的智慧城市建設存在著不足現象。但是在相對意義上,從小范圍內、小時間段內看,會有智慧城市建設過度的跡象,值得警惕。

  比如,有的地方汽車的保有量并不大,現有的交通狀況不存在交通堵塞的問題,但也在投入巨資推出所謂“智慧交通”平臺項目;有的地方三年前建的園區與房子,現在房子依舊在,數據業務沒多少,顯得冷冷清清;不少企業拽著政府投資一些智慧產業的平臺項目,項目清單不斷增加,政府投資不斷累積,卻長期看不見效益,成為雞肋。

  有的地方在一個路口電線桿上裝了幾十個探頭,但是城市擁堵依然存在。我國開始智慧城市的探索已經8年了,可是沒有產生預期的效果。城市和小城鎮改革發展中心理事長李鐵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目前智慧城市發展中呈現的碎片化現象,也是智慧城市發展的一個階段,未來需要走向系統集成融合。”

  扶持“智慧”的拐杖

  近期,有一則消息傳遍業界,首份國家級層面的新型智慧城市評價指標體系即將出臺,這代表著全國500多個試點的智慧城市將迎來大考。11月22日,國家發展改革委、中央網信辦和國家標準委還共同下發了《關于組織開展新型智慧城市評價工作、務實推動新型智慧城市健康快速發展的通知》,明確今年將首次組織新型智慧城市評價工作。

  此前,諸多智慧聯盟、協會等智慧城市相關機構紛紛制定標準,然而,這些標準并未經國家標準委批準認可,沒有權威性,只可借鑒、參考。如今在建設新型智慧城市方面,國家級的評價指標體系即將出臺,代表著頂層設計先行,所以地方的頂層設計也要適時“對表”,做好指標的前置考量,實現配套。地方政府應該重視當地的頂層設計,在花費巨資,投入精力與心血之際,要認真思考究竟這個城市會變成什么樣子?新型智慧城市評價指標,如同給了你一個路牌,附帶一定的引導與指明方向的性質,改變了分割治理,各自為政的狀況。

  評價工作的開展將對目前正在建設的智慧城市試點進行大體檢,以評價指標為引導,凝聚建設共識,明確建設重點,摸清建設現狀,摒除部分“偽智慧、假智慧”城市,引導建設方向,分級、分類推進新型智慧城市建設,面向不同類型、不同規模、層級的城市,打造新型智慧城市的樣板。

  國家智慧城市標準化總體組負責人表示,本次評價將突出智慧城市建設的應用效果和民眾感受,以人為本,不以平臺建設、投資規模為導向,指標權重向成效類和體驗類傾斜。同時,指標以客觀量化數據為主,用數據說話。

  未來智慧城市建設既要提高人的“五感”—便捷感、安全感、獲得感、公正感、幸福感,也要提升城市政府五種能力—公共政策制定能力、城市社會治理能力、公共服務能力、應對各種危險能力、推動城市經濟轉型能力。

  當前新型智慧城市評價指標體系的很多指標設置得很細很明確,比如一站式服務、一個窗口辦完,但也有一些指標仍有待完善,比如對于生態宜居、信息化、智能設施等指標項,要充分考慮到中國不同區域之間的差異性,要增加對不同區域本身經濟發展水平和智能設施發展程度的綜合考慮。

  引導建設才能水到渠成

  由于我國城市建設基礎比較薄弱,當前我國城市化進程正面臨巨大機遇和挑戰,我們要在城市信息化建設比較薄弱的基礎上開始全新的智慧城市進程。雖然我國智慧城市建設方興未艾,但與國外智慧城市建設思路與理念、方法與模式、標準與規范等方面相比仍有一段差距。此外,信息服務業滿足不了城市日益發展的應用需求;除了北京、上海、廣州等大城市外,全國大多數城市信息基礎設施明顯滯后于經濟社會的快速發展;城市居民普遍缺乏基本信息技能,全民信息能力亟待提高等,這些都制約著我國智慧城市的發展。

  很多行家認為,智慧城市投資建設不足是長期的、全面的、絕對的,是智慧城市發展中的主要問題。某些投資建設過度是短期的、局部的、相對的,是智慧城市發展中的次要問題。無論怎樣的問題,都是建設智慧城市必須解決的難題。那么如何才能解決智慧城市建設中面臨的各種問題呢?

  首先要從需求上下功夫。智慧城市的投資總是要對應著需求。在智慧民生、智慧產業、智慧政務方面的各類投入都是供給,它們都要對應著各類需求。智慧城市建設要回歸到城市本身,從城市建設角度看智慧,而不是從智慧角度看城市。有人這樣來定義智慧城市:所謂智慧城市就是指把感應器嵌入到城市的各種物中,并且被普遍連接,形成“物聯網”,然后將“物聯網”與現有的互聯網整合起來,為城市提供更便捷、高效、靈活的公共管理的創新服務模式,實現人類社會與物理系統的整合。

  不可否認,物聯網的出現給城市建設確實注入了強勁的發展動力,而且遍布城市各個角落的傳感器、各種網絡把真實世界虛擬成了數字世界,使人們可以“坐在屋中觀天下”。但是,光有數據的整理和信息技術應用不是智慧城市建設的全部,物聯網的建立也只是為智慧城市建設奠定了基礎,物理上的建設代替不了科學治理,更何況智慧城市建設的根本是城市建設,而不是信息技術建設。以技術為出發點的城市建設最終可能導致建設結果與實際需求相距甚遠,或者建設了先進的系統但與城市發展階段不相吻合,從而背離了智慧城市建設的本意。

  智慧城市建設需要高水平的信息化系統平臺,高質量的社會保障設施,較全面的信息收集系統,在智慧城市信息化平臺建設過程中,基礎支撐是信息技術,數據整合、共享是關鍵,數據采集、安全是保障,數據的存儲、使用是根本。沒有統一整合的智慧城市管理平臺,智慧城市建設只能是分立的行業智慧孤島。

  不可否認的是智慧城市建設的目標是使城市居民享受更好的社會體驗和服務,需要那些實實在在的使用者(用商業一點的詞叫用戶)能夠使用,會使用,愿意使用,真正給市民帶來實惠。先進的智慧城市管理平臺必須和城市發展階段相適應,和城市的實際需求相匹配,并隨著信息技術的發展不斷改進和完善。

  如此大體量、大規模的城市建設離不開資金,而現在出現這樣一種情況,就是很多企業“拽”著政府投資智慧城市。這些企業為政府出謀劃策,把政府要投資的原因講得很多,引導政府拿錢購買智慧城市建設的產品與服務。智慧城市建設不能僅依靠政府投入,而是需要政府和企業合作共贏。對地方政府來說,要保護與轉化企業的積極性,學會千方百計引導企業自身來投資,或者創造條件來形成有利于投資智慧城市的產業鏈條,吸引更多的企業和社會資本加入,才能摒除智慧城市建設中政府過度投入的現象,讓智慧城市的推進進入良性循環。

  智慧城市的建設,無疑讓城市發展站在了新的起點上,所以,無論過去城市建設有多少形式,存在多少弊端,也不管各地的意識形態、民俗特征多么不同,智慧的洪流是如此強大,城市建設者需要做的就是如何引導這股洪流,經大腦的傳輸流向四肢,匯聚成新的力量。智慧城市的建設涉及萬千民眾今后生活的狀態、習慣與幸福感,普通百姓看事情不過就是切身之益切膚之痛,但千千萬萬人最終形成的意愿,就會左右歷史,正所謂水到渠成。
北京28预测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