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向廣闊市場 硅藻土行業按下“快進鍵”

2019-11-09 13:59:52 來源:中國建材報
圖為全自動大型硅藻泥生產線
  ■記者畢德鵬
  如果用前景廣闊來形容這種材料或許也有些不恰當,因為現階段這種材料的應用只局限于幾個領域,并且有限的需求也限制了其發展。
  如果用應用范圍過窄來形容似乎又不恰當,因為這是業內專家最為看好的一種材料。它的特性不僅能夠完成血清過濾這類醫學領域的高精尖需求,同時更能深入尋常百姓家,發揮其綠色環保的余熱。
  這種材料就是近年來頗受業內和社會廣泛關注的硅藻土。
  3月5日,十二屆全國人大五次會議在京開幕,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在作政府工作報告時表示,要“全面實施戰略性新興產業發展規劃,加快新材料、人工智能、集成電路、生物制藥、第五代移動通信等技術研發和轉化”,“新材料”再次出現在政府工作報告中。
  作為新材料產業的重點發展對象,硅藻土在國內市場這只無形之手中按下了快進鍵。在快速發展的同時,硅藻土從何而來,如今又面臨何種發展瓶頸呢?
  億萬年的沉淀
  “硅藻”是一種生活在海洋中的藻類,海洋是藻類的故鄉,這里硅藻種類多、數量大,被稱為海洋中的“草原”,它們創造了地球生命賴以生存70%的氧氣,是地球生命的真正搖籃。
  硅藻沉積并經億萬年的礦化后形成硅藻礦物,其主要成分為蛋白石,硅藻土的分子篩結構質地輕柔、多孔。電子顯微鏡顯示,硅藻礦物是一種納米級的多孔材料(微孔直徑約0.1~0.2微米),孔隙率高達90%,規則、整齊地排列成圓形和針形,其單位面積上的微細孔數量比木炭還要多出數千倍。硅藻土礦床可分為兩個不同的成因類型:海相沉積硅藻土礦床和湖相沉積硅藻土礦床。目前我國大部分硅藻土礦床屬于湖相沉積硅藻土礦床。
  我國硅藻土開發與應用歷史久遠。據古書記載,早在唐宋時期,浙江嵊州便有少量硅藻土開采,當時稱之為“白泥”,用作造紙填料,出產的玉版紙,晶潤如玉而聞名于世,同時還可用于洗衣,饑荒時饑民則賴以果腹。中國地質工作者正確認識硅藻土是在20世紀60年代,當時已有初期產品——保溫磚,或是原礦出口,硅藻土產業初步形成。20世紀90年代,隨著對硅藻土的研究不斷深入,硅藻土除了應用于常規的保溫、隔熱材料外,開始大規模地用于助濾劑的生產。90年代初期,我國食品工業呈現覺醒之勢,整體發展水平上了一個新的臺階,1991年與上年同期相比增長了95.96%,之后連續7年以每年33.82%的速度遞增,高增長刺激高需求,尤其在釀酒與飲料工業領域,大規模的助濾劑需求開始出現,這也為硅藻土行業發展奠定了一定的市場基礎。
  中國硅藻土工業經過60多年的發展,目前可生產過濾材料、保溫材料、功能填料、建筑材料、催化劑載體和水泥混合材料等制品,廣泛應用于食品、醫藥、化工、建材、環保、石油、冶金、造紙、橡膠、農業、畜牧業等行業,產品達500余種之多,尤其是在過濾材料、吸附凈化、功能填料、土壤改良等領域前景廣闊,硅藻土資源的重要性逐步顯現。并形成了吉林、浙江和云南三大硅藻土基地。在產品結構上,吉林以生產助濾劑為主導產品,浙江以生產保溫材料為主導產品,云南以生產助濾劑、保溫材料、填料和輕型墻體材料為主導產品。
  經過億萬年的沉淀,硅藻土終于修成正果成為當今國民經濟發展中的重要組成部分,然而幾十年的發展讓目前硅藻土各成熟應用趨于飽和,而在裝飾裝修材料、農用飼料、醫學等領域涉足,無疑為硅藻土產業發展提供了新的土壤。
  豐滿的前景與骨感的現狀
  一直較為沉默的硅藻土行業近些年有些不一樣了。
  當前審美潮流的爆炸式突破,帶領了室內裝潢界的新風格。人們不斷追求更新穎更美麗的裝修手法,其中被譽為“吸附甲醛,凈化空氣、殺菌除臭”等多種功能的硅藻泥逐漸走俏,在此基礎上,硅藻涂料、硅藻板等在原生態理念包裝下的建筑裝飾材料,讓硅藻土行業步入了新臺階,不僅如此,抑制黃曲霉素的功能讓硅藻土也加入了農用飼料的行列……多個應用領域的全面開花,讓一直較為平穩沉寂的硅藻土行業熱鬧起來。
  但熱中有冷。專家介紹,硅藻土行業多年來的發展讓其步入了一個怪圈。
  首先硅藻土開采量與下游產品市場占有率不匹配。我國一直是硅藻土生產大國,硅藻土資源豐富,儲量位居世界第二位,僅次于美國。截止2015年,全國共有硅藻土礦區數71個,查明資源儲量4.84億噸,可與豐富的資源相悖的是,多年來由于創新不足,致使我國硅藻土產品趨同現象嚴重,并沒有在世界市場建立相應的話語權,導致我國硅藻土下游產品在世界市場中所占份額卻遠遠低于應有份額。同時,由于我國硅藻土產品技術含量低,高檔硅藻土產品還需要進口。
  其二,產業結構不合理、行業的整體技術裝備落后。非金屬礦產品進出口貿易中,“低出高進”現象仍然存在一定的貿易壁壘。而低水平重復開發,加上無大型企業組織行業攻關,使得我國非礦行業的自主創新能力很差。
  業內人士表示,我國硅藻土企業數量多、規模小,產業結構不合理、系列化程度低。低端助濾劑產品產能過剩、價格偏低,同質化惡性競爭嚴重。高端產品短缺、新應用領域亟待拓展。
  我國硅藻土主要產品集中在低附加值的領域不斷重復建設,惡意競爭。硅藻土下游的助濾劑市場已經過剩,因供大于求而導致的惡性競爭使助濾劑產品價格不斷降低,而成本在不斷提高,使產品的利潤空間不斷縮小。惡性競爭使助濾劑生產企業微利經營或虧損經營,企業都是惡性競爭的受害者。
  其三,資源儲量巨大,但資源浪費嚴重。以吉林為例。吉林省硅藻土儲量3.56億噸,占全國總儲量的73.55%。吉林省白山市硅藻土資源極為豐富,多為湖相沉積的原篩藻和小環藻,尤其適合用于工業填料和介子載體,資源儲量集中,品質優異,其中一級土占20%左右,二、三級土約占80%左右。幾十年的開發利用主要是一級土,采富棄貧,資源利用率不高,綜合利用水平低,二、三級土浪費極為嚴重,一級土消耗速度較快,優質資源保障程度不足已逐漸凸現。
  出路:一切要從“深”和“廣”出發
  “深”是指要加大整合力度,加強資源整合優化資源配置,以股權參股、資本并購等多種方式,形成2~3家大型企業集團,實行資源集聚和產業集聚,提質增效,淘汰落后低端產能,避免同質化無序競爭,提高準入門檻,打造硅藻土產業集群。
  記者在采訪中了解到,目前硅藻土行業,乃至整個非金屬礦產業均以民營企業為主,小、散、亂現象嚴重。其中由于非金屬礦產業尤其是硅藻土行業,產業體量較小,市場需求量不高,與國企央企的戰略發展布局不匹配,所以少有國企央企涉足其中。而行業內又缺乏實力強勁的大型企業集團,所以打造產業集聚、培育行業內的大企業是當前硅藻土行業整合重中之重。
  同時,整合不僅限于產業規模,更要深入到科技創新中去,對我國的硅藻土科技力量進行整合,依托地方企業和高校進行科技攻關平臺建設,形成“研發—試驗—應用”的良好循環,從而在一定程度上可以促進地方企業的升級改造,也可以形成科技創新的良好環境。
  “廣”是指大力發展為戰略性新興產業、高新技術產業配套的高性能非金屬礦物材料及制品,開發專用化、功能化和系列化產品,促進產品結構調整。加快與下游產業融合發展協調發展,發揮硅藻土產品功能特性,拓展新的應用領域。
  以硅藻泥為例,硅藻泥的引進是在2003年,經過多年的發展,已足以抗衡傳統壁材、乳膠漆。即便如此,與發達國家相比,我國硅藻泥使用率仍很低,行業門檻較低,企業品牌意識薄弱。同時,巨大的市場,給予眾多中小廠家渾水摸魚的機會。
  去年十一期間,央視《每周質量報告》欄目再次將硅藻泥推上了風口浪尖——上海市消保委的一項質檢報告顯示,有三件硅藻泥樣品被檢出放射性核元素超標,且不少企業實際凈化功能遠低于標稱值。2016年10月14日,硅藻泥行業首度發聲,稱報道客觀,但被曝光企業只是個別現象,期待有關部門懲戒這些“害群之馬”,并表示行業將配合質檢部門,提升質量,拒絕夸大宣傳,規范發展。
  品牌混亂不堪的原因在于沒有規范的行業準則、定價準則。規范的行業準則未形成,導致市場產品、價格、服務紊亂,致使眾多潛在顧客紛紛流失。隨著硅藻泥產能擴大,產品成本將進一步降低,價格更具優勢,市場規模將持續壯大。消費者對硅藻泥的認識更為深入,更注重美觀性、藝術性,并轉向品牌消費。這些變化同樣會逼迫低質企業出局,之后硅藻泥行業才能迎來健康可持續發展。

  硅藻土是大自然給予人類的一筆寶貴財富,人類應該充分利用發掘其特點,從目前硅藻土整個行業的趨勢看,硅藻土在逐步向“深”與“廣”方向發展,同時,在“十三五”規劃和大力推進新材料產業發展的重大機遇期,硅藻土行業正在轉型升級的道路上不斷快進。

(責編:幸璐)

北京28预测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