線裝古籍置巾箱中

2019-11-09 13:59:53 來源:中國建材報


  在傳世的線裝古籍中,有一種特殊品種的小型圖書叫巾箱本。據《南史》卷41載:“齊衡陽王鈞,手自細書寫《五經》,部為一卷,置巾箱中,以備遺忘……曰:巾箱中有《五經》,于檢閱既易,且一更手寫,則永不忘。諸王聞而爭效為巾箱《五經》,巾箱《五經》自此始。”據此說推斷,巾箱本之名應起于南齊。可見巾箱本出現淵源之久遠。

  巾箱本古籍,流傳至今能見到的,大都是每冊像一個成年人手掌大小相似的,有的更小似一只香煙盒。
  清中期以前多為雕版。清末同治光緒年代外國石印技術傳入我國,又出現了石印本的書籍。由于印刷技術的進步,石印本巾箱本書籍比雕版書字跡更小,但就其藝術價值和收藏價值比起雕版書就差多了。
  我自己收藏的古籍中有巾箱本書多種:尚可觀賞的有清康熙年間芥子園刻本《繪像第六才子書西廂記》一套,白宣紙本線裝。全書5本分為8卷。正文以外夾批帶注。小書8厘米寬,13厘米高。書內文字版框單頁寬6厘米,高9厘米。豎排版單頁16行,每行15字。每字4毫米見方,宋體字筆畫清晰方正挺拔。更可贊嘆的是,第一本開頭匯刻木版插圖22幅。每幅圖前配有相關情節詩句兩句。劇情畫面構圖豐滿嚴謹,刻畫精美傳神。其中人物、樹石、花卉、樓臺宛若界畫,線條勁健細如蚊足。人物皆為整身繡像,表情神態、行動舉止各依書中情節,生動自然。繪畫場面完整,層次分明,堪稱古代微型版畫之絕唱。
  在我的藏書中還有巾箱本石印《小題多寶船》一套。白宣綿連紙印刷,10本一函。每冊書封皮題簽書名為玉箸篆體,工整秀雅。第一冊前有瀛洲岸吟香書寫的序言,序言介紹了本書選輯者為四明名宿陳立甫。書內匯集科舉考試用時藝小題文3000篇范文。書頁版框高9厘米,寬6厘米,豎排30行,行51字。縮微小字僅1毫米見方,且是非常清晰的正楷體。可謂石印技術的精品,所以被藏書家推重,稱這套書為“科舉津梁,考場利器”。
  清代國學宗師阮元詩文書畫皆精,于金石考據之學獨領風騷,《積古齋鐘鼎彝器款識》(見下圖)為其力作,其中對古文字款識描摹規范,考訂精嚴,不失為研究文字學的善本工具書。此書在清末即有巾箱本行世。我的藏書中有宣紙本和竹紙本各一套。據近年古籍善本拍賣目錄書載,此書已經成為珍稀本古籍了。
  作者:黎潔 責編:張文齋 校對:丁濤 監審:王怡潔
北京28预测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