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創新變革中破繭成蝶——旗濱集團蛻變記

2019-11-09 14:31:58 來源:中國建材報

  

      ■本報記者 劉秀枝 蒙華

      2017年8月8日,湖南醴陵旗濱五線放水改造。消息一經傳出,業界一片嘩然:這條線2016年3月18日點火、2016年4月10日出產第一片玻璃,剛剛生產了一年零四個月!
  在此之前的半年多,旗濱集團進行了重大改革,高管層重新調整,煥然一新,公司辦公地址也從福建漳州東山縣搬到了廣東深圳,而今年上半年旗濱玻璃在業內和市場的聲譽又可謂是芝麻開花節節高。旗濱集團2017年半年報顯示:上半年實現營業收入35億元,同比增長16%;凈利潤5.35億元,同比增長252.72%;10月份發布的三季度報也鼓舞了市場:前三季度實現營業收入54.92億元,同增15.88%,實現營業利潤9.46億元,同增100.68%,實現歸屬母公司股東凈利潤8.25億元,同增90.89%。
  在今年原片玻璃不愁賣的市場行情下,旗濱集團卻停掉了開工僅一年多的生產線,原因何在?重大改革后半年內的業績層層攀高,這背后又蘊涵著什么?接下來,旗濱集團還將有哪些變化?帶著以上疑問,記者近日來到福建漳州東山縣和廣東深圳,對旗濱集團半年來的蛻變一探究竟。
  顛覆固有理念 實施精細化管理
  從上世紀八十年代由房地產起家,到2005年收購株洲光明玻璃廠進軍玻璃行業,再到2012年收購浙江玻璃,旗濱集團實際控制人俞其兵在平板玻璃領域的擴張步伐之快令人驚訝。旗濱用了十年時間,一躍成為擁有23條生產線的國內平板玻璃行業巨頭。
  然而,這樣的布局時常讓俞其兵感受到危機。尤其是浙江玻璃以及華爾潤玻璃的轟然倒下,都對他的內心產生了巨大沖擊。
  正是在這樣的危機感下,這些年來,俞其兵下定決心,面向未來,面向產業發展新格局,做出了新的布局,一切從人的變化開始,從團隊專業化、職業化建設開始。于是,這些年來他不斷在全國搜羅人才,充實管理團隊。2016年,新的管理團隊進入旗濱集團后,俞其兵對他們寄予了非常高的期望。
  “要讓旗濱真正做到百年老店,所有事都必須圍繞長遠目標。企業要有足夠的核心競爭力,一要有人才,二要有品牌,三要有企業文化。”旗濱集團總裁張柏忠說。
  為了這一長遠目標,這半年來,旗濱集團出臺了50多項制度。總部精簡機構后僅有6個職能部門,工作效率大大提高。除了采購中心、技術中心、營銷管理中心等部門外,旗濱集團總部設立了物控部、審計中心,加強監管力度,每半年就要對各工廠進行一次全面審計。
  節能降耗、降本增效,旗濱集團通過管理的優化實現了效益提升。財務總監張國明介紹,上半年財務費用同比減少6300多萬元,通過物流公司的招投標預計年節約物流成本6500多萬元,清退熱修外委隊伍、組建集團熱修隊伍可年節約熱修費用4000多萬元以上,目前更多的管理效益正在顯現。
  同時,新的管理團隊根據需求重新梳理了崗位,進一步優化人員,提高效率、降低成本;推翻原有薪酬體系,改變薪酬構成、發放形式,日常管理流程、審批流程也作了明確規定。
  培訓、考試、考核,旗濱集團針對管理團隊的一系列管理措施已經開始實施,優勝劣汰標準非常明確:連續半年每月業績排名靠后的,總經理降為副總,總經理助理降為普通員工。據了解,旗濱集團二級公司已經有總經理因此“下課”。
  “這一做法將會持續下去,后續力度會更大。”張柏忠表示,這些措施要求每個人要有足夠的主動性,一定要敢于發現、面對存在的問題;階段性的目標要無條件達到。當然經營指標還不是重點,因為短期內的經營指標說明不了問題。
  夯實原有產業 大幅提升原片質量
  福建東山縣有當地最美的沙灘,豐富的硅砂礦產是當年旗濱集團選擇在這里建廠的主要原因。
  “如果說旗濱是一座兵工廠,砂礦廠就是造子彈的,砂子的好壞直接影響著市場戰爭的輸贏。”漳州旗濱玻璃有限公司東山分公司負責人熊湘說,今年開始,旗濱集團的大變革先從原材料抓起:重新建立標準。原材料只要不合格,工廠決不讓步接收。
  在漳州旗濱,副總經理黃毅斌告訴記者,這大半年來,漳州旗濱生產線不僅對原料把關更為嚴格,對生產工藝每個環節也作出了更為嚴格的要求。窯爐溫度從原來的1660攝氏度降到了1550~1570攝氏度,能耗大大降低;生產線所需工人也由原來的2條線180人減到了139人;工藝制度幾乎全部推倒重來,以往玻璃原片自爆率偏高、顏色發黃、缺陷多、變形厲害等問題的改進措施也已出臺;精細化生產管理已提上日程,TPM(全員生產維護)、TWI班組建設正在全面展開。
  走出廠區時,記者在廠房墻根底下發現了很多碎玻璃,旗濱集團董秘姚培武解釋說,為了保證產品品質,從今年5月開始,漳州旗濱已不再外購碎玻璃,回收利用的都是自己公司的碎片玻璃。
  “各項措施執行后,雖然時間很短,但市場給了我們很好的反饋,堅定了我們提升原片整體質量的決心。這僅僅是第一步,到今年年底,旗濱集團所有生產線要全面實行世界上最嚴格的生產標準,達不到標準的玻璃,該砸就砸,堅決不能出廠!”張柏忠告訴記者,在平板玻璃領域,旗濱集團暫時沒有再擴張的想法,更多的是提升產品整體質量,實現產品差異化發展。
  進軍深加工 創造玻璃世界品牌
  “就像墮胎”,面對記者拋出的醴陵旗濱五線放水改造的問題,張柏忠皺了皺眉,“這不是窯齡到期的正常冷修,但必須停!”
  此前有媒體報道稱,醴陵五線采用國際最前沿的全氧燃燒技術,是醴陵旗濱首條全氧燃燒浮法生產線,在窯爐結構設計、耐火材料選擇及技術難點攻克方面都投入了大量精力與資金。正在賺錢的線卻停了下來,這讓很多人想不通,畢竟,民營企業要以利潤為重。
  但因為窯爐設計缺陷、產品質量都達不到原來設想,成本又高,集團才最終決定,“長痛不如短痛”,與其未來八年都將就著用,還不如現在停下來。因為如今的旗濱集團產品定位非常清晰——不再做普通玻璃,必須是汽車級以上的產品。
  未來的旗濱集團該怎么走?新的管理團隊胸有成竹。
  除了管理升級與玻璃原片質量的提升外,旗濱集團下一步的重點是正在完善的玻璃深加工產業。位于浙江紹興、廣東河源及馬來西亞的3個節能玻璃項目進展順利,即將建成投產。
  從其深加工工廠布局可以看出,在國內,旗濱集團瞄準的是節能玻璃市場最好的珠三角、長三角地區;在國外,他們踐行國家“一帶一路”建設,看中的是東南亞這一海外建筑熱點區域,且每個地方都有自有原片工廠相配套。公司在馬來西亞森美蘭州的海外第一個基地建設已完成,并將以此基地為依托,加大海外市場開拓,爭取產品輻射東盟、東南亞、中東和日本、韓國、澳大利亞,產品出口比例將提高至20%。
  加工玻璃的定位也非常清晰,不參照國內企業標準,參照的是國際先進企業的產品標準。
  分管工程玻璃板塊的副總裁胡勇告訴記者,旗濱集團未來不會生產單銀Low-E玻璃,而是會更多地聚焦于雙銀、三銀Low-E玻璃。他確信只要生產、營銷體系完成,旗濱集團在工程玻璃領域很快就能有所建樹。“到明年底,旗濱集團的節能玻璃產品就會用于一些地方的標志性建筑。”胡勇向記者透露。
  “加工玻璃領域,品牌的創立非常重要,但這需要時間。”總裁助理凌根略分析認為,旗濱集團初期在節能玻璃方面的產能投放并不是特別大,因為要看市場反應。“一期如果不錯,二期很快就會上馬。”
  凌根略分管銷售,他表示,在旗濱集團的大變革中,營銷管理工作也要差異化。在平板玻璃原片方面,因為不再做普通白玻,銷售口在做產品定位時,就要做好產品的研究和分析;從營銷模式上看,平板玻璃更依賴貿易商、加工商渠道,加工玻璃則以項目為主。因此,營銷部門會做相應的完善和優化工作。
  履行企業使命 勇擔社會責任
  堅持較高的分紅以回報股東,這是上市公司對股東負責的最好表現。旗濱集團自上市以來累計分紅5次,累計分紅金額為7.98億元。今年6月21日,旗濱集團發布2016年年度權益分派實施公告,每股派發現金紅利0.15元(含稅)。這個數字,在行業上市公司當中已屬較高水平。
  根據旗濱集團未來五年(2017~2021年)股東分紅回報規劃,公司將采取現金、股票或者現金與股票相結合的方式分配股利,并優先現金分紅;在滿足各項規定和現金分紅條件下,未來五年每年進行一次現金分紅,公司在足額預留法定公積金、任意公積金以后,每年向股東現金分配股利不低于當年實現的可分配利潤的50%。
  正因此,資本市場也對旗濱集團另眼相看。2017年半年報發布后,多家證券公司給予“繼續關注”、“買入”評級。
  作為一家上市公司,旗濱集團在創造利潤,對股東和員工承擔法律責任和義務的同時,還積極主動地承擔起對消費者、社區和環境的責任,把對社會的回報作為公司的追求和責任。如果說嚴把原材料關口、精細化生產管理、持續不斷提升產品質量、完善優化售后流程是旗濱集團對消費者負責的話,那么砂礦坑地的回填、采礦區域的復綠、生產線副產品的回收利用等系列措施的主動承擔和落地實施,則是旗濱集團對當地社區和整個社會環境的貢獻,是其社會價值的具體體現。
  “現在環保壓力越來越大。不能等環保部要求我們做什么,我們才做什么,在環保方面,旗濱集團必須主動作為。”張柏忠說,新的管理團隊到任后,旗濱集團就提出了明確要求:各生產線的污染物排放數據必須達到甚至高于國家標準。
  半年來,旗濱集團各地生產線沒有停止過環保設備的改造。旗濱集團浙江工廠是率先達到要求的,氮氧化物、硫氧化物、粉塵等各種排放物都是在國家標準的基礎上再降30%。正在建設中的郴州工廠脫硫脫硝一體化技術,其投資運行費用雖是正常的兩倍,但其清潔程度非常高。據說,該技術的各項指標數據即便是十年以后,其他企業也無法達到。
  多年來,旗濱集團一直是“低頭拉車”,獨自作戰,但這大半年來配合行業協會工作和加強區域產業聯動方面的主動作為,與同行之間的橫向互動、溝通、交流與銜接,以及在企業市場所覆蓋區域,勇挑龍頭責任的擔當,不但讓行業同仁們認知了旗濱集團,而且得到了業界的認可與贊賞。
  旗濱集團的新變化,行業人士有目共睹。從事水性玻璃油墨業務的馬先生最近去了一趟旗濱深加工新廠房打樣,他不由得感嘆:“廠房太大了。”
  這只是表象,行業專家已經感受到了旗濱集團正在醞釀爆發力。中國建筑材料工業規劃研究院副總工程師郝梅平認為,新團隊加入后,旗濱集團進入了快速發展的新階段。
  中國建筑玻璃與工業玻璃協會負責人表示,以前的旗濱集團很少參與行業活動,今年則非常積極主動,與協會及行業上下游企業的溝通也明顯頻繁了。
  大半年來的市場反饋,記者采訪中的所見所聞,只是旗濱集團這次創新變革的“冰山一角”。伴隨著新的管理團隊進入后更高層位布局的落實,全國平板玻璃產能最大的旗濱集團,正在醞釀更大、更為完美的蛻變。

編輯:涂繼華

北京28预测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