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中城市要資源化 縣鄉村亦不應“缺席”

2019-11-09 13:43:25 來源:中國建材報
  
  ■本報調查組

  中國要美,農村必須美。“美麗中國”必須以“美麗鄉村”為前提。在城鎮化建設不斷大力推進的今天,建筑垃圾資源化在城市中開始得到重視,但在縣鄉村關注程度卻不容樂觀。建筑垃圾如果得不到妥善的處理,不僅會影響美麗鄉村的建設,降低農村的宜居度,還會對農村土壤和水體造成嚴重污染。有專家坦言,農村建筑垃圾的資源化已經成為我們不得不面對,而且迫切需要解決的問題,他甚至憂心忡忡地告訴記者,建筑垃圾不解決,“留住鄉愁”就是一句空話。

  農村建筑垃圾被輕視缺管理

  海南省東方市境內的感恩河,昔時民眾可以引水灌溉,下水游泳,被當地村民親切地稱之為“母親河”。然而,今年6月,“母親河”的平靜被打破。在感恩河感城鎮河段,源源不斷的建筑、生活垃圾被傾倒于此,環境衛生堪憂。

  《南國都市報》記者曾前往當地進行實地調研,記者站在感恩大橋上,寬闊悠長的感恩河盡收眼底。然而,以感恩大橋靠近鎮區一側為中心,往感恩河上下游望去,成堆的建筑垃圾呈帶狀分布,與周邊綠意盎然的草叢格格不入。大大小小的垃圾堆延綿上百米,且多由建筑垃圾堆積而成。就在記者走訪的過程中還能看到,有人開著小三輪車,來到感恩河傾倒垃圾。

  在附近居住的陳先生向記者介紹,一般到了夜間,就會有人開車從這條便道來到河道旁,將一車車的建筑垃圾偷偷傾倒于此,“這里成堆的建筑垃圾多為村民蓋新房后產生的”。

  周邊居民還指出:幾年前,當地政府部門就組織過人員清理垃圾,但清理完后,又有人偷偷來傾倒。對于建筑垃圾私自傾倒問題,該鎮鎮長無奈地表示,鎮里沒有執法權,他們現在只能以教育為主。

  東方市境內的農村建筑垃圾成堆現象并不是個案,今年3月,環保部部長陳吉寧指出,我國的環境污染正在進行一場“上山下鄉”:工業污染正由東部向中西部轉移、城市向農村轉移,全國農村遭受環境污染的比例不斷上升。

  中國循環經濟協會于亞杰副秘書長對農村建筑垃圾資源化問題進行過專門研究,他說,我國城鎮化工作正在如火如荼推進,大量的施工建設和拆遷改造工程不可避免地每年產生了數量巨大的建筑垃圾。“同時,我國絕大部分的建筑垃圾堆存在城市工業區,或者未經過任何處理被運到郊外、鄉村和河灘荒地上,采用露天堆放或填埋的方式進行處理。這種處理方式既占用了農村大量土地,同時對土壤環境、水環境和大氣環境有影響,成為制約美麗鄉村建設的一大‘瓶頸’。”

  記者在大連市大連灣鎮前關村采訪時也曾經見到,幾棟剛剛建成的住宅樓高聳挺拔,然而在附近不遠處便有成堆,而且數量巨大的建筑垃圾,附近的村民告訴記者,這里的建筑垃圾已經堆放幾年,多次向有關部門反映,但是一直沒有得到解決。采訪中,記者切身感受到,農村建筑垃圾問題已經成為迫切需要解決的問題,然而,讓記者不解的是,這些建筑垃圾竟然成了沒有人愿坐的“冷板凳”,很難被有關部門重視。

  資源化利用無利潤鮮人為

  近些年來,隨著各地城市建筑垃圾不斷增多,各地方政府基本上都已經對城市建筑垃圾有了較為完善的相關制度。

  2010年,山東省提出,凡按照規劃建設建筑垃圾綜合利用處理廠的,投資主管部門、國土資源部門要在項目立項、土地審批等環節給予優先考慮。2015年,河南省要求,通過以獎代補、貸款貼息等方式,鼓勵社會資本參與建筑垃圾資源化利用設施建設,享受當地招商引資優惠政策,促進建筑垃圾資源化利用設施建設和再生產品應用。2015年,貴州省明確要求大力提升各地的建筑垃圾資源化利用率,逐步降低填埋方式處置建筑垃圾的比例,以新型的資源化處理基地替代傳統的消納場。2015年,廣州市提出,建筑廢棄物處置補貼資金按再生建材產品中建筑廢棄物的實際利用量予以補貼,補貼標準為每噸2元;生產用地補貼資金對符合補貼條件企業的廠區用地,結合企業的生產規模予以補貼,補貼標準按3元/平方米執行。

  就在我們驚喜地發現城市建筑垃圾處理問題日益被廣泛關注,且建筑垃圾資源化正在被大力推進,且開始走向制度化之時,我們卻也不情愿地看到,農村建筑垃圾的處理并沒有被關注,更不要談資源化。到底是什么原因導致農村建筑垃圾資源化遭遇“腸梗阻”?

  “環境問題沒有被足夠的重視,建筑垃圾只是影響環境的一個方面。”一位長期進行“三農”問題研究的學者告訴記者,目前,農村垃圾每年產生量是5億噸左右,但處理率不到50%,相比城市的垃圾處理率90%以上,顯然環境問題還沒有被農民和相關管理者高度關注。他曾經做過一次問卷調查,結果顯示,有69%的農村受訪者認為,農村地方大,植被覆蓋率高,垃圾只要遠離村莊堆放,就“對農村環境的影響不大”。“生活垃圾處理都沒有被充分認識,建筑垃圾的資源化又何從談起呢?”

  “過去的農村建筑主要是磚土結構,垃圾可回收部分較少。”于亞杰在接受采訪時指出,建筑垃圾資源化企業進行資源化處置的最終目的還是為了利潤。農村建筑垃圾處理產出的基本都是低附加值的產品,沒有利潤可言。加之農村建筑垃圾相對分散,如果在每一個鄉鎮建設一條垃圾資源化生產線,顯然成本都難收回。“連成本都收不回來,當然沒有企業愿意投資。”

  一位基層環保局負責人的說法,充分驗證了于亞杰的分析,他說,農村環保與城市環保工作不同。一方面,農村地域廣,污染分散,監管難度很大。另一方面,農村人口密度低,往往很難達到環保設施所服務的最低人口,建設同樣的環保設施反而比城市要投入更多的資金。

  談到農村垃圾,特別是建筑垃圾難以資源化的問題,清華大學環境學院教授聶永豐持這樣的觀點,當前我國小城鎮尚未建成垃圾收、送、處體系,垃圾收集和處理率低。而農村地區的垃圾基本沒有得到收集和處理,各種垃圾隨便丟棄的情形比比皆是。同時,環保基礎設施的匱乏也嚴重制約著農村地區的環境保護工作。

  最后,無法可依是最后一大“攔路虎”,根據記者多方咨詢、了解發現,目前,有專門的《城市建筑垃圾管理規定》,卻并無專門針對農村建筑垃圾等方面的管理規定。海南省曾出臺了《海南省農村垃圾治理實施方案(2016-2020年)》,提出建筑垃圾等惰性垃圾采取就地就近分散處理,包括鋪路填溝坑等,但這些并不具強制力。去年11月,十部委發布的《關于全面推進農村垃圾治理的指導意見》提出,農村畜禽糞便基本實現資源化利用,農作物秸稈綜合利用率達到85%以上,農膜回收率達到80%以上;農村地區工業危險廢物無害化利用處置率達到95%。在文件中,對建筑垃圾的處理并沒有硬性要求。

  破解垃圾圍村等不起慢不得

  “重視鄉村建筑垃圾資源化等不起,也慢不得。”采訪中,幾位專家不約而同的發出了這樣的感嘆,他們表示,農村建筑垃圾的處理一定要防患于未然,否則,就是“溫水煮青蛙”的后果。那么如何推進農村建筑垃圾資源化呢?多位專家紛紛給出了自己的建議。

  “企業都是以追求利潤為前提。所以應該通過財政補貼讓企業可做,愿意去做。”于亞杰認為,農村建筑資源化的應該形成由政府主導,有關部門參與,企業執行的建筑垃圾回收體系。國家應該通過財政補貼,減免稅費等方式設立專項基金,鼓勵建筑垃圾企業開辟農村市場。他建議,各級政府也應加大投入,并因地制宜,建立起垃圾收集、轉運、處理的有效機制,不斷提高農村建筑垃圾的資源化率。

  陜西省住建廳王黨印認為,政府在處理農村建筑垃圾上責無旁貸,應及時制定政策予以規范引導,鎮村領導也應因地制宜及時設法處理。他建議,建立農村鄉鎮建筑垃圾處理機制。建筑垃圾處理有別于生活垃圾,轉運起來較為費力費事。可將農村建筑垃圾的收集任務上提至鄉鎮一級,相互臨近的幾個村設立一處建筑垃圾定點投放點,由鄉鎮相關部門定期集中收集清運至建筑垃圾處理場。市縣政府設立農村建筑垃圾處理專項補助資金,對于處理較好的鄉鎮進行以獎代補,促進農村鄉鎮建筑垃圾處理規范化。他還建議,加強建筑垃圾再利用的科學研究。加大對建筑垃圾回收再利用的科研支持力度,可將建筑垃圾回收再利用作為建設類科研項目上報省級課題。

  “異地傾倒垃圾一般遵循著從大城市向周邊附近中小城市、從城市向農村的轉移規律,與一些重污染工廠的轉移路徑有著驚人的相似。”針對城市向農村轉移建筑垃圾問題,著名評論人,吳學安指出,一些實施異地傾倒垃圾的企業自認為,即便被發現和查處,監管部門也只能查到運輸者、處置者身上,他們還有機會金蟬脫殼、逃之夭夭。他建議,不僅要對異地傾倒行為的實施者提高處罰標準,還可以擴大范圍,讓危險廢物的產生企業承擔連帶責任。不僅要一同承擔連帶的民事賠償責任,而且要承擔污染環境的刑事責任。

  認識是行動的開始。有專家認為,農村地域大,執法監督相對困難,通過講座、培訓等形式,讓村民認識到建筑垃圾的危害性,并對違法傾倒建筑垃圾的事件積極予以舉報揭發。農村也需要設立相應機構,徹底改變建筑垃圾無人過問的窘狀,并通過強化監管,補齊農村環保工作的短板。

  《關于全面推進農村垃圾治理的指導意見》,意見提出,灰渣、建筑垃圾等惰性垃圾應鋪路填坑或就近掩埋;可再生資源應盡可能回收,鼓勵企業加大回收力度,提高利用效率。為此,很多專家認為,隨著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當前縣城、鄉鎮及農村已經進入新一輪的建筑垃圾產生高峰,而在這些建筑之中可回收資源較多,因此,應該鼓勵建筑垃圾資源化企業下鄉,建筑垃圾資源化,村鎮不能成為“死角”。

編輯:唐 崢


北京28预测结果